生活[質素]必需品 (Item #2)

在家𥚃聽音樂靠 KEF X300A Wireless,走在街上怎辦?

耳筒我試過不少,未至於會花五位數字在一對耳筒上,但都花了不少血汗錢在中價耳筒上。論方便輕巧,非入耳式莫屬,但基於物理學上限制,音質始終不及罐頭「cans」。如果你告訴我 Beats 的耳筒最靚聲,對不起我們不同頻道。

在我擁有過的罐頭中,KEF M500Parrot Zik 2.0 性價比非常高,我很喜愛,可惜用久了便發現它們各自差一點點才完美。音質與便携性好像永遠不能共存,直至 Audeze Sine 的出現。它集合了兩個新技術— lightning cable 和 planar magnetic technology。Lightning cable 其中一個明顯好處是不分上下,插入方便性比 USB 好。另一好處是它支援供電和數碼音訊處理,這樣它獨家硏發的 Cipher Cable 在細小的耳筒線控器上可集合 DAC、Amp、DSP 及 microphone,不用帶一個小型 趣amp 卻可在街上聽到真 24-bit 的無失真音樂。當然無論 cable 怎樣強,最重要還是耳筒本身。

Planar magnetic technology (“PMT") 和輕巧在 Sine 耳筒出現之前是不會同時出現,之前利用這技術的 EL-8 相對龐大得多。PMT 薄膜反應快,硬得來又震幅廣,簡單來說配以強勁磁場高中音都表現出色,音色精準。戴上耳筒聽普通一首歌,立即聽出分別,層次分明,從前聽不到的東西都聽出來。

文字真的很難表達出 Audeze Sine 音色表現,有興趣可以去耳筒專門店試聽。我會推介位於旺角的 Jaben,環境唔錯選擇多,店員態度友善不 pushy。

生活[質素]必需品 (Item #1)


如果你對生活質素沒有太多要求,你可以不用浪費時間看這個 blog 系列。

有些東西,不是生活必需品,可有可無,但製作者花了不少心機,目的可能只是令生活有趣簡易一點。生活在香港這個大都市已經不輕鬆,可以說窮得只有錢,如果花點金錢可買回生活一點小樂趣,工作才有意義。

我介紹的物品,没有它們絕對不會影響日常生活,但有了它們能令生活變得不日常。

KEF X300A Wireless

我喜愛聽音樂,但卻對 HiFi 興趣不大。利申我有去過鴨寮街買電路版回來自己拿著辣雞砌前級後級,但真的提不起勁。因為總覺得聽音樂不應弄得那麼複雜,耳朵當成 oscilloscope。

找了 AirPlay 喇叭很久,試了幾個都不太合心水。曾經對 Soundfreaq Sound Platform 很滿意,但音量略為不足,和它不是真正支援 AirPlay,藍芽連接不穩定。直至我有一天無意試聽 KEF X300A Wireless,一聽入魂。相比其他同品牌喇叭,這個 AirPlay 型號可算是入門級。我不會説它便宜,但絕對物有所值,同級 Bose 和 B&O 無線喇叭全給比下去。一對喇叭,接上電源和 WiFi,安裝就是那樣簡單。坐在它們中間,閉上眼睛聽 Norah Jones “Don’t Know Why" 或 “Whiplash" Original Soundtrack,就知道 KEF engineers 的功力和 Uni-Q driver array 的厲害。點解一個 driver array 可以分清高中低,絕不含糊?自己今個周末買一對回來弄清楚。

最後提一提,用 TIDAL music streaming service,聽 lossless format file 會對這對喇叭公平點。不要隨便用「天天X聽」播一首歌,然後說和在小米手機上聽差不多。這是對很多專業職人的心血一個很大侮辱。

KEF 300A Wireless Product Page

Pokemon Go 在香港


Pokemon Go 熱潮席捲香港,背後卻看到很多小道理。細心想一想,為何全亞洲只有日本和香港率先有得玩?日本是 Pokemon 發源地,理所當然,香港有什麼勝過亞洲其餘大城市?

首先香港最自由。有些人可能不同意,説沒有直選特首,沒有全民普選,一堆大道理。自由對我來說很簡單,就是 Freedom of Speech, Freedom of Movement 和 Freedom of Choice。Pokemon Go 正正體現了香港比亞洲其他城市如何更自由。不屑這遊戲的人可以隨心鬧奚落 trainers。Trainers 可在城市裏隨處探索,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集結。任何人,無論年紀性別,可不理會旁人眼光沈醉玩自己喜愛的遊戲。這就是與生俱來的自由權利。

香港人識變通,轉數快,有堅持。香港玩家很快便參透 Pokemon Go 玩法, 網上攻略多不勝數。一星期還未到,遊戲很快在香港遍地開花,每個道場打得精彩,servers 不勝負荷。Trainers 烈日當空仍堅持到處走捉精靈,由日行到夜。自己精靈得一千 CP,道場大佬二千 CP 有多,唔理照挑機,憑信心和格鬥技術,可以小勝大。這就是香港人精神和優點,一係唔做,一做就去到盡!星加玻一來驚市民閃電集會,二來要中央制定遊戲攻略進化安排國民才懂玩。台灣會好亂,道場格鬥可能會演變成藍綠武鬥。中國不用說,地圖全公開國民隨處走和集會是不和諧的。

細心想想,在亞洲除了日本,只有香港這個小城市才容得下 Pokemon Go,香港人才能玩盡 Pokemon Go 真諦。很多香港人可能看不過眼,但 Pokemon Go 卻令我對香港另眼相看,為身為香港人而感到驕傲。

就讓全世界看看我們香港玩家如何在沒有造成社會大混亂的情況下將 Pokemon Go 玩得如何出神入化!

Apple Pay


安迪喜愛 Apple Pay 一方面是主觀性偏好一切來自 Apple 的東西(我是徹頭徹尾的 Apple 忠實粉絲),另一方面是 Apple Pay 的確比傳統信用卡交易安全得多。讓我來簡單説明一下。

先講傳統信用卡交易,首先你將信用卡交給商戶,卡上一切資料一目瞭然。外人憑這些資料做很多事,包括複製信用卡,在網上商店登記購物。雖然 2 Factor Authentication (如以手機訊息傳送一次性密碼)可加強保安,但 2FA 還未普及,而且只侷限於網上即時交易。想起來是不是覺得將信用卡交給一個陌生人是很危險的事?

接著看一看 Apple Pay。在登記信用卡過程中,資料經過多重加密,只會經手 Apple Pay 和發卡銀行。經 2FA 認證後,發卡銀行會發出一個十六位的 Device Account Number (DAN),它會被儲存在 Apple device 上的一粒特定芯片,與 iOS 完全隔離。DAN 從始以後會取代原有信用卡號碼,用於所有交易,Apple server 上不會儲存任何完整信用卡號碼和個人資料。如果你有使用過 Apple Pay,你會留意到收據上找不到原本信用卡號碼及卡主姓名,取而代之是 DAN。銀行亦會對 DAN 作出限制,如不能用於傳統磁帶信用卡上。Apple Pay 每次交易都需要指模或 passcode 認證,安全程度比交出一張背面有簽名的信用卡高很多很多。

所以當我聽到有人說基於保安理由不敢使用 Apple Pay,就如基於保安理由屋企大門不裝門鎖一樣,百思不解。😄 所以就算有沒有回贈,我都會盡量使用 Apple Pay,每次刷卡起碼少一個人知道我的英文全名!

你今天用咗 Apple Pay 未?

詳情可參考 https://support.apple.com/en-hk/HT203027

攝影之原點


這張 snapshot,沒有太多顧慮,只想記下那一刻眼睛看到的景象,被影的菲安娜不知情,安迪就按下快門。

瑞士之旅出發時,安迪在到達香港機場時忽然記起忘記帶廣角鏡頭,只有 Fujifilm X-Pro2 和 35mm f1.4。心想沒有什麼所謂,就輕裝上路,隨心拍照吧。誰知今次旅程重拾了很久以來差不多已遺忘了的攝影樂趣,沒有束縛地拍照。沒有 zoom,大部分時間都是用 rangefinder 式光學觀景器構圖。眼睛看到的就拍下來,照片效果反而更滿意。

不知大家還記得用菲林相機的感覺?安迪第一部相機是 Nikon film SLR。那時絕少連環快拍,亦沒有什麼後期製作,甚至按下快門後可能要等一星期才看到照片。可是我很記得每一張拍下了的影像,因為每按一下快門前都深思熟慮。雖然不能立刻看到照片效果,亦不能同一景象拍一百張照片然後揀選最好的一張,但是到現在還很回味沖晒照片時的期待。還有與沖晒照片師傅的交流,很記得有一次拿回照片時師傅對我說:「你影的相很 sharp,曝光準,我連光暗都不用幫你執,一邊沖晒一邊看你的相片很開心。」對當年我這個年輕龍友是無比鼓勵,就像贏了 National Geographics Photos of the Year!

不用對我說器材如何重要,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曾經迷失在器材中,背著大相機背包,手拿著腳架,感覺很滿足實在。每一粒 pixel 都仔細雕琢,每一張 RAW 數碼底片用軟件執過才放心,甚至多張照片合成一張 HDR,肉眼看不見的都能展現出來。去到一個地步,所追求的是比肉眼看到的更美。可是這真的是攝影嗎?還是數碼繪圖?

在天下漫畫故事中,雪飲狂刀和絕世好劍在手故然厲害,但無名的萬劍歸宗,連身邊的野草也化為千萬把劍。攝影之原點就是這樣。

Matterhorn – Mountain of Mountains

問香港人瑞士最出名的山峰,很多人會答少女峯 Jungfrau,甚至有人會告訴你少女峰是瑞士最高的山峰,有名你叫「Top of Europe」!可謂未去過少女峰,未算去過瑞士。安廸曾經也是這樣想。

可是當你細看瑞士很多產品包裝或品牌標誌,會經常看見一座三角型山峰,但外貌看來並不像 Jungfrau。如果你問瑞士人瑞士第一山峰是哪個,十個應該至少有九個會答你—Matterhorn。瑞士三角朱古力商標用的山峰就是 Matterhorn。

早晨的 Matterhorn

Matterhorn 台灣人稱為「馬特洪峰」,橫跨瑞士和意大利,超過四千米高,是歐洲 Alps 內 Four-thousanders 之一,瑞士人稱它為「The Mountain of Mountains」。雖然它不是瑞士最高的山峰,但因它又尖又高,所以是各登山者的終極攻頂目標。可是攻頂非常危險,現今為止已有超過五百名登山者命喪於 Matterhorn,但想登頂的人絡驛不絶。前年是 Matterhorn 成功登頂 150 周年,由一名英國人 Edward Whymper 帶領包括自己共七人的登山隊,在 1865 年七月十四日成功抵達頂峰(之前已失敗了七次),很可惜在下山途中有四人跌落山喪命,最後只剩下三人生還,包括 Edward Whymper。

Monte Rosa Hotel 外牆上的 Edward Whymper 紀念碑

位於瑞士境內 Matterhorn 山腳的小鎮名叫「Zermatt」,英文可譯作「Towards Matt」,顧名思義便是面向 Matterhorn 的小鎮(horn 在德文是山峰的意思)。台灣譯作「策馬特」,跟原名頗貼切。Zermatt 是想攀登 Matterhorn 的人必經之補給站,附近亦有很多行山徑可清楚看到 Matterhorn 的全貌,所以是旅遊熱點,全年都擠滿遊客。

最後送上一張菲安娜精心安排的照片,內有瑞士三角朱古力商標與 Matterhorn 作比較,是不是很相似呢?

dscf0633

防曬

安迪自問都幾「曬得」,皮粗肉厚,只會曬黑,很少曬傷。想不到居然在瑞士被猛烈太陽曬到差點 face off!

其實是安迪大意,因為高海拔的陽光其實很猛烈,再加上雪地反光,不只臉部曬燶,連嘴唇都曬到發脹。急忙到當地藥房求救,藥劑師推介相中一系列補品,得咗!

Daylong 這瑞士牌子的 sunscreen 很好,不油性,很快被皮膚吸收,感覺清爽,出汗不會「立住」。Daylong after sun lotion 沒有酒精成份,但對曬傷皮膚有冷凍及舒緩作用,一晚立刻見效。

高海拔行山專用 lip balm SPF 達 30,香港很難買到,有效防止嘴唇曬傷,還有補濕作用,安迪覺得很好用。

最特別是嘴唇專用 after sun repair,在香港真的很少見,加速修護曬傷了的孖腸。用了一晚已有很大改善,嘴唇立刻消腫。

有意夏天去瑞士的朋友要留意番!😊☀️